当前位置: 主页 > 产品介绍 > 少时偷看父亲文件被打了一顿
 

少时偷看父亲文件被打了一顿

【论文时间: 2021-11-23 19:50

  法制晚报讯(记者 冯明文) 在北京西四环一个普通的社区内,一位衣着简朴、经常脚蹬滑轮出行的老者并不太引起人们的注意,更让人意想不到的是,他就是开国上将吕正操的长子、航天科工集团某研究所副所长、冀中抗战研究会会长吕彤羽。

  现年74岁的吕彤羽已退休,近日,法制晚报记者对他进行了专访。在接受专访时,他表示,父亲对子女的教育很严格,小时候打扑克,他有时偷牌。“父亲为这个事就批评我,说你正经事不会干,就学会了做假,你这样一辈子都干不成事。父亲平时很少批评我。所以我从事科研工作的时候,一想起父亲的这句话,就只有实实在在地做,从不敢去投机取巧。”同时他还认为,近年来发生的很多高级领导干部由于对子女的纵容和溺爱,使其以身试法的腐败案例应引起反思。

  吕正操是我国57位开国上将之一,他曾任铁道部长、全国政协副主席、中顾委委员等职。吕彤羽在接受专访时说,父亲吕正操一生虽经历颇多,但父亲在总结自己时却称“一生也就是干了打日本、管铁路、打网球这三件事”。他告诉记者,父亲打日本分冀中抗战和晋绥抗战两个时期。特别是冀中抗战,父亲和战友们靠着冀中广大人民的支持,创造了“平原游击战”这个人类战争史上的奇迹。冀中人民创造了地道战、地雷战、雁翎队等灵活多样的作战方式,拆城、破路、打狗等多种斗争形式,成为插在日本鬼子心脏地区的一把尖刀。

  他告诉《法制晚报》记者,为了真实地记录下这段生动的历史过程并把它留给后人,1982年,曾任八路军三纵队司令员兼冀中军区司令员的父亲和时任八路军三纵队政委的程子华同志牵头组织冀中抗战的老同志成立了“冀中抗战研究会”,父亲担任了首任会长。这些亲历抗战的老战士辛辛苦苦工作了十几年,把自己的亲身经历写成了500多万字文集《冀中人民抗日斗争史资料》50本(简称“冀中50本”)。

  在谈到父亲管铁路问题时,他称,父亲一生热爱铁路事业,早在解放战争时期就与铁路结下了不解之缘,曾任东北民主联军副总司令兼西满军区司令员、东北军区副司令员兼东北铁路总局局长,1947年起任东北人民政府铁道部部长。解放后,历任铁道副部长、代部长、部长、军事运输司令员、总参谋部军事交通部部长、铁道兵政治委员等职。

  他说,上世纪80年代,国家在交通运输建设方针上有过一场争论,有人忽视、贬低铁路的功能作用。铁路投资在国家计划中的比例越来越小,建设速度与改革开放前相比大大降低。虽然当时父亲已年过80,但为此父亲亲赴华南等地实地考察多年。1990年3月,父亲在考察得来的第一手资料的基础上,向党中央提交了关于交通运输业的书面意见,提出应当重新确立“铁路是国民经济大动脉”的观点,铁路要有一个历史性大发展。同年6月,父亲在中南海勤政殿谈了自己的意见,并送去《加强铁路建设的“八五”铁路建设意见书》,可以说,这对扭转中国铁路建设的下滑趋势,为今天世界领先的中国铁路事业发展作出了最后的贡献。

  在谈到打网球之事时,他说,父亲曾为张学良的少校副官。抗战时期率部赴冀中前线,先后在永定河、半壁店、梅花镇与日军激战。1937年率团脱离,任八路军第三纵队司令员兼冀中军区司令员。在东北军张学良卫队时,父亲学会了打网球,从此父亲一生与网球结下了不解之缘,此后一直到90多岁还在坚持打网球。最值得一提的是,父亲一生虽担任过很多重要的党政军职务,但担任网球协会主席却是父亲的终生职务,父亲去世至今,该协会主席的职位还空缺着。

  吕彤羽说,父亲出身贫苦农民家庭,8岁时在本村小学读书。曾到缫丝厂当过学徒,1922年参加东北军,1923年入东北讲武堂学习。或许是父亲的苦难出身,形成了父亲一贯同情弱者的性格。吕彤羽笑着说,小时候只要和妹妹发生矛盾打架,“不管我有理没理,父亲总是批评我,认为一定是我欺负了妹妹。不但是对他认为处于弱势的人,就连对动物,父亲也是如此的。

  除此之外,在吕彤羽看来,父亲吕正操对弱者的同情还体现在他对冀中革命老区人民的那份特殊的感情。吕彤羽说,1937年10月,父亲率部在藁城梅花镇消灭800名日军。第二天,日军把梅花镇的2500名老百姓屠杀了1500人。为此,吕彤羽则特意查了日本的国家档案,他说,“日本竟无耻地把这次屠杀当成了战绩。”吕彤羽接着回忆说,1985年,父亲带着母亲去梅花镇,找到十几位当年的幸存者。父亲拉着他们的手说:“对不起你们,给你们惹事了。”对于这段往事,父亲常说的一句话就是“我欠老百姓的情”。

  在谈到父亲的教育对自己一生的影响问题时,吕彤羽在接受专访时说,“我爸对我的教育可以说影响了我一生。当年我在外地工作学习时,我妈一封又一封地给我写信,当时却不爱看,到现在也记不住。但我爸都是在关键点上一句话或几句话,却能让我铭记终生。”他举例说,小时候打扑克,他有时偷牌。“父亲为这个事就批评我,说你正经事不会干,就学会了做假,你这样一辈子都干不成事。父亲平时很少批评我。所以我从事科研工作的时候,一想起父亲的这句话,就只有实实在在地做,从不敢去投机取巧。”

  除了偷牌挨父亲批评外,他还回忆起小时候挨父亲两次打的事。他说,他一生只挨过父亲两次打,其中一次他终生难忘。一次是他童年时处于对手榴弹的好奇,把手榴弹后盖拆开,被父亲发现后挨了顿打,另一次是他少年时偷看父亲桌子上的文件被父亲打了一顿,父亲说:“那是中央给我看的文件,你有啥资格看?”提及此事,他笑着说,父亲晚年怕他记恨此事,还特意重提此事,并对他说:“打你是不得已,你当年确实是太调皮了。”

  关于父亲如何严格教育子女的问题 ,吕彤羽告诉记者,解放以后,父亲既是上将,在军队担任领导职务,又曾在铁路部门担任铁道部长,但父亲却从不让家人去军队和铁路系统工作。父亲认为,教育子女就是要孩子们不能在大人的庇护下成长,要学会自立自强,自己去闯。他说,正是受到父亲树立的这个家风的影响,他们兄妹四人大学毕业后,全是凭借自己的能力找到的工作,自己从事科学研究,两个姊妹则在北京很平常的企业工作,父亲从未因为自己的特殊身份向子女的领导开口,要求特殊照顾他们。

  由于牢记父亲的教导,他从来也不去动用父亲的权力为自己谋利,工作了几十年而是选择在这个航天科研单位一直干到退休,也不去通过父亲的权力谋求工作调动。受此家风传承的影响,他的两个女儿从上大学就学会了完全独立,从上大学开始,就没再给过她们一分钱,她们的生活费都是靠奖学金,她们的工作也都是靠自己努力,目前都事业有成。

  因此,在吕彤羽看来,父亲树立的这个家风,使他全家人受益匪浅。而近年来发生的一系列高级领导干部及其子女家属贪腐案件,也说明有些高级领导干部对子女的教育是很欠缺的。他认为,有些人在父辈的庇护下,可以得意一时,但当父辈不在时,这些人由于没有接受必要的生活考验,往往不能适应现实的生存环境。更有甚者,有的领导干部放纵子女,利用自己的影响力为子女谋私利,使子女以身试法,出现这么多的贪腐案例,这应当引起反思。可以说,对子女的庇护和溺爱其实是害了子女。同时,他还认为,如果领导干部能把自己的子女及亲属管住了,贪腐定会少很多。

  在接受《法制晚报》记者专访时,吕彤羽还结合自己的工作经历谈到了当官与做事的问题。他说:“我在航天科工集团工作一辈子,中间不是没有升迁和调动的机会,曾有领导想让我当正所长,但我父亲说,能为人民多做点事比当多大的官更要紧也更有意义,我按照父亲的要求,所以工作就没动过。”

  在谈到没升迁是否后悔或感到吃亏问题时,他说他一直牢记父亲当年的告诫,所以他不后悔也不认为是吃亏。

  他回忆说,在他上初中时和一个同学打架先动了手。被母亲接回家反省了三天,“父亲问我为什么先动手打人,我说我怕吃亏才先动手。父亲就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越怕吃亏越吃亏’。”吕彤羽当年并不理解这句话,“我的老同学好多是干部子弟,凑到一起的时候,我是官最小的,房子最小的,轮子也是最小的。因为他们都是开汽车的,我当时是滑小滑轮。但我与这些老同学在一起时,我却觉得非常充实。因为我确实给国家做了工作,比炫耀一些虚的东西,心里感到更踏实。现在看看自己虽没当多大官,在别人看来是吃亏了,但由于我一心献身科研得到诸多荣誉和奖励,过的也不差。现在才能感悟到父亲这句‘越怕吃亏越吃亏’的话是很有哲理的。”

  他告诉记者,父亲除了认为为人民多做点事比当多大的官更要紧更有意义外,还勉励他要多读书勤学习,为此,父亲曾亲书“温故知新好学不倦”赠与他。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